首页 >> 好书俱乐部 >> 《打瞌睡的房子》
  
《打瞌睡的房子》

精装16开
定价:32.80元

打瞌睡的房子,不打瞌睡的跳蚤

彭 懿(作家、图画书研究者)

《打瞌睡的房子》(The Napping House)
文/奥黛莉·伍德(Audrey Wood)
图/唐·伍德(Don Wood)
译/ 柯倩华
定价/32.80  开本/ 12开   印张/3   装帧/精装


内容简介
       有一栋打瞌睡的房子,住在里面的人都在睡觉,而且睡得很沉很香。老奶奶睡在大床上,小男孩睡在老奶奶身上,狗睡在小男孩身上……突然,老鼠跳了起来,猫儿、狗儿、小孩儿一个个都惊飞了起来,老奶奶还压垮了床……大家都醒来了,打瞌睡的房子里没有人在睡觉啦!
       作者以重复的句型与叠句的结构,使文字产生节奏与旋律,小朋友很容易上口。同时,鲜活的角色、描绘细腻的画面、独道运用的色彩、逐步变化的视点,共同营造了戏剧感十足的氛围,扩展出幽默的效果。读者彷佛是漂浮在空中的精灵,正俯瞰着雨夜里那间打瞌睡的房子,然后一下子就潜进屋子里,看着每个打瞌睡的人物。故事里的角色,每增加一位,图画的画面角度就随着往上提了一点。文字随角色的增加而累积,画面也跟着层层叠叠地累积,充满了电影运镜的趣味。

作画者介绍
文/奥黛莉·伍德
(Audrey Wood)
       根据自述,她脑海中儿时最早的鲜明记忆是她一岁多时他的父亲、一位艺术院校的学生正靠着为马戏团画布景赚取外快,她的母亲经常带她去看父亲工作,并为她编撰讲述画布上的故事。上一年级的时候,她希望成为像父亲一样的艺术家。上四年级时,她又决定成为一名童书作家和画家,因为她当时狂热地喜欢上苏斯博士的图画书。她的童年充满与艺术相关的经验和回忆。他的曾祖父、祖父和父亲都是职业艺术家,她也继承了这一传统,成为了家族中第一位女性艺术家。婚后,为自己的儿子读图画书,再度勾起了她儿时的抱负,她开始认真地投入童书的写作,并与丈夫唐·伍德成为最佳拍档,创作了多本得奖佳作。

图/唐·伍德(Don Wood)
       1945年出生于美国加州中央谷的一个农场。从小学六年级就立志要成为一个画家,长大后,毕业于加州圣巴巴拉分校,并进入工艺美术学院读研究生。1969年与奥黛莉相识、结婚。在儿子出生后,妻子开始创作图画书,唐当时正在为杂志画插图,于是就很自然地加入了妻子的创作。从此他们就成为一对非常著名的夫妻档,妻写夫画,共同合作为孩子创作了多本精彩的图画书。

本书获奖及推荐
◎1984年美国图书馆协会杰出童书奖
◎1984年《纽约时报》最佳儿童图画书奖
◎1984年美国童书作家协会金风筝奖
◎1984年美国全国英语教师协会最佳选书
◎入选纽约公共图书馆“每个人都应该知道的100种图画书”
◎入选美国全国教育协会“教师们推荐的100本书”
◎《书单》杂志评选为80年代最佳图书

事是从一个让人昏昏欲睡的雨天开始的。
       既然这是一座名叫“打瞌睡的房子”,又凑巧碰上了这么一个让人昏昏欲睡的雨天,房子里的人当然要舒舒服服地打上一个瞌睡了。
       果然,我们看到一位戴着睡帽的老奶奶睡到了床上,地上是睡成一团的狗和猫,一个小男孩歪着脑袋睡在一边的椅子上,还有一只小老鼠睡在镜框上。不过,在睡梦中,小男孩和狗呀猫呀小老鼠呀,竟一个个叠到了老奶奶的身上,而且还叠得那么舒服。可是,他们的好梦被一个不受欢迎的小黑点给惊醒了,一个个飞了起来,最后,老奶奶还快乐地把床都给压塌了。
       作家奥黛莉·伍德说这本书她写了三个多月,一遍一遍地重写,一共写了一百多遍。在这本书里,她采用了一种重复的句型,像“房子里每个人都在睡觉”这句话,就一共重复了八次。其次,她还运用了叠加的句式,比如,“那只猫身上/有一只老鼠/呼呼大睡的老鼠/在打盹儿的猫身上/猫在昏昏欲睡的狗身上/狗在做梦的小孩子身上/小孩在打鼾的老奶奶身上……”一句叠着一句。画面左边这些叠句的排列,是不是与画面右边一个叠一个的人物很相配?
       《洛杉矶时报》说《打瞌睡的房子》是“一本图画与文字的天作之合”。
这本书,画家唐·伍德(作家和画家是一对夫妻)画了一年半的时间。它看上去像水粉画,其实是油画。这本书的画面细腻,幽默,人物表情既夸张而又生动……但要说这本书最大的看点,还是它视点和颜色的变化了。你看,画面一开始是一个平视的视点,可是渐渐地,就变成了一个俯瞰的视点。然后,视点又慢慢地恢复到了平视。再看颜色,一开始,卧室的墙壁、水罐都是一种灰蒙蒙的色彩,昏暗的窗外大雨如注。但从下一页开始,卧室的光线发生了变化,慢慢地变蓝、变亮,还出现了影子。十几页过后,等到老奶奶从半空中落下来的时候,我们发现雨停了,窗外一片碧绿,卧室里照进了明黄色的阳光。
       这本书没有太多的场景变化,它更像是一出独幕剧。
       对了,你看到那只跳蚤了吗?
       故事讲了一半多,文字里才提到了跳蚤:“那只老鼠身上,有一只跳蚤……”其实,这只跳蚤早就悄悄地藏在画面里了。不信你往回翻,从第二个画面起,它就在椅子的背上了。看到没有——一个小黑点,身上还有一圈光晕。哈哈,它还悄悄地移动呢,从椅背移到了扶手上,又从扶手移到了水罐上……你想不到吧,画家竟然会在画面里“埋藏”了这么一个小吸血鬼!
       关于这只埋藏得很深的跳蚤,还有一个小故事。
       画家说当他画完《打瞌睡的房子》之后,他把它拿去给出版社的编辑们看。当他掀开一幅幅画面时,他内心充满了骄傲,因为这是他一年半的心血结晶。可是,当他展示到老奶奶把床压跨了的那一页时,房间里所有的编辑都大叫起来:“噢,不对!你忘了画跳蚤!”是,这一页他真的忘记画上那只跳蚤了。可是他不敢相信,人们关注的竟是一只跳蚤——一个连小孩都能画的小黑点,而不是他花了上千小时去细细描绘的那些人物。那一刻,他知道谁将成为这本书的明星了。
不过,他还是连忙在画面上添上了那只失踪的小跳蚤。

 

版权所有:《幼儿园》杂志社  鲁ICP备06022496号